中华龙韵功夫团
微信号:龙韵
功能介绍:龙行天下,真功夫,十年一剑,新武林
龙韵新媒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龙韵成员 About us > 我和我的11个儿子 > 正文

                     我和我的11个儿子

 朋友建议我把龙韵的成长史讲述给大家听,首先我先介绍一下自己:身高1.58cm、体重106g,一个年近60的老太婆,上学时经历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高中毕业赶上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后又是改革开放自主创业。可以说我们是有着传奇色彩的一代人。我们的成长虽然经历了风风雨雨,但骨子里传承着的是老祖宗几千年留下来的古老文化,那就是尊师重道、敬老爱幼,包容和付出已经融入到我们的血液里。

他们的出现改变了我的人生观,我原本是个有强烈洁癖的人,自己的东西是绝对不可以让别人用的,包括我的家人。但在与孩子们的相处中,他们的善良和淳朴融化了我的洁癖。有一次我陪他们去拍戏,天热得让人口干舌燥,因为我不能喝凉水,孩子们就打来热水放在自己的杯子里吹凉,确保温度合适了才送到我嘴边,这样的水像甘露一样融化了我的心。山上的夜间非常冷,孩子们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包在我的身上,在他们的衣服上我闻到了信任和爱的味道。那一瞬间,他们的纯真彻底征服了我。其实类似的细节数不胜数,也正是因为这些细微的举动让我深切地感受到那份厚重的爱。他们的真情改变了我。    

8年来,我沐浴在孩子们淳朴的爱意中,虽然创业非常艰苦,但我们拥有彼此间的呵护和信任。我们就是一家人,即便走在大街上我和他们也会手牵手的在一起。我们一起生活这8年,彼此之间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因为爱,我会吃一些女孩子们的醋,怕她们抢走本该属于我的那份爱(儿子对妈的爱)。哈哈哈···我是不是太过分了,其实你们会理解的是吗?

胡铭武,团队的主教练,绰号--大坨,因为他的包容 谁都可以小小的欺负他一下,所以大家送他坨人的外号。他是团队的一把手,有绝对的号召力和发言权,性格沉稳,团队里永远的老大。他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不会一心二用,在他创编节目的时候,好像他的身体和灵魂不在一个起点上,那时他的思维一定在另一个空间里独自创作呢,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影响他的思路,他的耳朵里好像塞了什么东西一样谁都影响不到他。我们俩经常因为节目的编排意见不统一而吵包子,但我们永远是对事不对人,谁让我们是母子呢。

2006年,17岁的胡铭武参加了享有盛誉的《龙的传人》选秀活动,凭借一段表演《岳飞》,他打动了在场的所有评委,直接进入16强。后来,在面临兄弟和前途的选择时,他选择了龙韵--他的兄弟们。为了团队,胡铭武多次放弃了自己发展的机会,而同时得到了兄弟们对他的爱戴和信任。也是因为他的担当我才敢让他扛起龙韵这面大旗。

杨傲,团队的二把手队长,绰号--闹闹。杨傲是个非常谦和的孩子,从不和队友们争夺什么。他温和的性格,走到哪里都招人爱。

杨傲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看家 你们去吃吧”。那时他们第一天早上刚来,晚上我去看他们,才知道孩子们一天没吃东西,赶快安排他们吃饭,但要留人看家,这时这个脸上有着两块红印的男孩子自告奋勇的留下来,让我我一下就记住了他。他练功永远都很自觉,从不招惹是非。几年后他越发的帅气,走到哪里都会招来女孩子们的青睐,有一年春节他和团里的一个男孩子一起带着两个女孩子来家里,我问他是谁,可他却不直接回答我,当我后来知道了怎么回事后很生气,就和他大发脾气,几乎每天都不给他好脸色,本来闹闹是个很乖巧的孩子,结果弄的他每天像做贼一样,找各种理由拍我马屁,安慰我说谁都不能把他从我身边抢走。说心里话我真的在吃醋,哈哈哈···不可理喻吧。

苏兢晶,绰号--姑娘,性格温柔从不大声讲话,慢条斯理,身上永远离不开香水的味道

他是团里唯一的少数民族,2007年7月入团,性格随和,不争不抢,出手大方,“党指向哪里就打到哪里”,他的就是大家的,绝不吝啬。有时厨师给他做点小灶,哈哈哈···兄弟们每人尝一口就给他干光了,他总是一笑了之从不生气。记得有一次团里吃饺子他自己竟然一口气吃了3斤,一点不夸张,这个段落已记录在龙韵的史册中。哈哈哈···他可是我们团里最招女孩子喜欢的小花猫。

邢世帅,绰号--面面,同样是性格使然,是个不愿意和生人讲话的人,干净的有点洁癖 

人干净的比女孩子还要加个更字,一根筋走到黑的主,他认准的路任何人没办法拉回来,必须自己弄明白。心细得不得了,团里的一切小开销都由他负责。让你绝对放心,因为一次演出时出了点差错,我们俩较上了劲,哈哈哈···他的一根筋和我对工作的认真执着杠上了,这时候只有我们的“书记”乔叔出面,才算圆满解决。后来他告诉我,当时他特不情愿的给我认错,差点离开,过了很久他才转过磨来。现在他没那么较劲了.偶尔还会过来和我撒个娇。

赵一 , 绰号--比克,因为小时候比较的淘气 ,龙韵的第一大帅哥,还有点小自恋。

2007年5月一个貌不惊人脑袋上留着木梳背,身高一米的小男孩来到了我的身边,和他一起进入我家的还有一只猫--“肥六”。自此我每天都把他带在身边和我一起吃住,当时他最大的快乐就是和猫较劲,猫只要听到他回来就以最快的速度钻到沙发底下去,而他会特执着的撅着屁股等着猫,声称要教会猫做360,我可怜的猫。从此他就有了外号--比克大魔王。记得有一天我搂着他一起去逛街,他认真的告诉我,等他长大了要娶我。哈哈哈哈···虽然是童真的话,但那却是发自肺腑的爱,我开心死了!时光飞逝,有一天我们走在大街上他忽然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一个貌不惊人的小屁孩在不知不觉中竟在我眼皮底下长成了一个大帅哥,我不服老都不行了!

郭凯,  绰号--黑黑,人虽黑但拥有一双忧郁的大眼睛,脾气刚烈,秉性善良。

黑黑是团里的专业摄影师,更对音乐有着超强的记忆力,虽没有学音乐专业,但在做音乐方面不会输给那些科班出身的半吊子们,练功时绝对的玩命,经常把自己弄的遍体鳞伤。喜欢他每次从家里回来都要抱我一下的感觉,可贴心了!有时侯我喜欢叫他“黑土”,称自己是“白云”,开心时也会叫他“小毛驴”。这是我们俩的秘密。其实他是最体贴、最孝顺的孩子,无论去哪里他都会给他的父母买礼物,却对自己极其苛刻。平时最喜欢给团里的兄弟们做点小菜。哈哈哈···声称自己的最大愿望是想当个大厨。

苏晓朋,绰号--臭臭,因为一次练功试鞋的原因,你知道的···,他永远是挑战高难动作的冲锋者。

2007年3月入团,有点小才气,平时喜欢写点小文章,喜欢钻牛角尖。他最大的快乐就是找我的“麻烦”,哈哈哈···因为我粗心,经常会错别字一大堆,为此他会时不时的教育我一下。每次团里搞卫生他都会冲在最前面,绝不偷懒,是个不会转弯的人。有时他和我也会因为一些事情较劲儿,这个时候通常都是由小武出面解决。记得有一次他竟然一周没和我讲话。当然最后还是要他先低头。哈哈哈···因为我是妈妈。他对少林拳法的把握在我们团目前没人可以超越。

赵中文,绰号--瘦子,因为以前很瘦小,虽然迷糊但是还要担任团里的伙食调配和杂事。

应该说他是个非常幽默的人、也是团里受伤最多的一个,平时喜欢说几句郭德纲的笑话。经常会在大家不经意的时候说出让你捧腹大笑的话来,而他却是一脸的正经。但也会因为一些自己搞不明白的事情,信誓旦旦的来找我理论,我还得掰开了、揉碎了给他讲道理。每次都气的我半死。不过说良心话他还是我的小棉袄,我们俩出门在外永远是在一个碗里吃饭,用一个杯子喝水,好得不得了,不知道将来他的女朋友会不会为此而吃醋呢?

刘长江,绰号--牛牛,因为刘牛不分,脑子里有很多的创新,但经常人体不合拍。

他是龙韵的猴精,可能从小练猴拳吧,做什么都像猴。爱动脑子,是大家的群体“攻击”的对象,经常会闹出别人都学会了他创作的动作,他自己却忘了。大家都说他是外星人,对他的行为完全理解。可是一旦站在了舞台上他的两眼就开始发光,极其自信和自如。他也是我们团里唯一一个拥有下一代的人,有一个超可爱的儿子。我们极爱那个小宝宝。

黄启均,绰号--主任 又名二虎哥,因为以前负责“老舍茶馆”的演出人员安排工作,他说话永远慢半拍、轴人一个,伸手敏捷、爆发力极强,是一个能让你在他的身上直接感受到力量的人。他要是轴起来来十头牛都拉不走,记得他刚来团里时,一天也听不到他讲一句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开始变得碎嘴子了。大家开玩笑说,如果想修理谁,下次出差就把他和二虎放在一个房间烦死你,哈哈哈···可想而知反差有多大。他对我永远是默默照顾,在我们出差的时候他永远是第一个冲上来帮我拿包人。

曹佳龙,绰号--龙仔,很爱搞笑,永远的乐天派,一个很会打扮自己的小帅哥。

2009年3月入团,加入龙韵最晚、但是个练功及其肯吃苦的人。为了补上落下的课程,他会在别人休息的时候继续留在练功房里。他是我们团芭蕾跳得最好的一个人,个性格温柔,心思缜密,追求完美。对自己极其大方、从不手软。哈哈哈···更是我的一个忘年小“闺蜜”,休息时我最爱和他逛街了。

以上就是我的11个儿子,希望你们能喜欢并多多支持我这11个儿子。

如今的龙韵已经脱离了过去的那种循规蹈矩的习武方式,大胆的走着自己的创新之路,他们在勇敢的尝试“武与舞”的结合,希望有一天能给大家带来崭新的视觉冲击。           

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光

2006年8月,我接到成龙大哥国内经纪人袁农的邀请,让我在北京成立一个属于大哥的功夫团,我欣然接受,为此我和当时还不满17岁的小武(胡铭武)开始筹办功夫团,小武—这个涉世不深的小男孩在不知不觉中和我一起挑起了龙韵这副重担,我们四处奔波,寻找优秀的苗子队员,当年的10月21日龙韵在兰各庄--一个非常简陋的厂房里成立了。当我看到孩子们第一次在我面前拿起碗筷的时候,我有点儿心虚了,每个孩子的筷子上都串着4 -5个馒头,蹲在墙角里,狼吞虎咽的。我被吓坏了,不知道我是否有能力养活的起他们,更不知道从何下手,如何调教。我在犹豫中看到他们脸上那单纯的羞涩和对我的期望。我心软了,决定相信他们一次,给自己和他们一次机会。               

从信任、爱到相互依赖

那时的我对功夫一窍不通,只好把一线希望放在小武身上,未成年的他在龙韵成立的同时也开始走马上任,带领这些问世不深的同龄人和我一起闯荡。生活的艰苦并没有击垮我们,在这个大家庭里我立下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这里所有风险我来扛,一切都必须听从我的安排。我开始对他们进行外包装,首先要求出门时大家的服装要统一,这统一的的服装也仅仅几十元钱而已。一切事情我做主,不可以顶嘴,更不允许说谎,兄弟之间不可说脏话,更不允许打架。一切以团队为主,所有的事情大家共同分享。到目前为止只要外出参加活动,孩子们都会问我老妈都带什么衣服,今天穿什么。现在孩子们长大了,总是开玩笑说我是个独裁者,也曾经几次萌生要罢免我的领导权,但因为我的“正确领导”和对他们贴心的爱,所以我目前还是大权在握,说一不二。

不过孩子们大了,我也会听从他们的想法、尊重他们意见。出差时和他们一起玩牌是最开心的事情,而让我最享受的就是春节孩子们给我叩头请安的画面。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共经风雨、共享快乐。现在我们都为自己是龙韵不可缺少的一份子而倍感自豪。而今的我可以毫无理由的和他们胡搅蛮缠一下,我知道我是被儿子们宠坏了,因此偶尔放纵自己小不讲道理一点点,他们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不过说实话我还是个比较律己的人。

我的坚强让他们迅速成长

  从龙韵成立的那一天起,小武好像在一夜之间没有了那些童气,他忽然长大了,我再也看不到他开心时晃着大脑袋、扭屁股的得意表情了,他的心理年龄远远超过了他的实际年龄。本来天真童趣的小男孩一下变得老成了许多,在他那硕大的脑袋里装满了责任和义务。他有着对功夫过目不忘的本事,朋友们说他是上天送给我的最珍贵的礼物。我当然认同,说心里话真觉得亏欠了我的儿子,那么小就让他去担当重任。

记得我们团刚成立时成龙大哥为了鼓励孩子们,送给我们两块地毯,有3公分厚。那时,孩子们站在地毯上面开心的跳跃着,他们像打了强心针一样每天坚持练功10小时,排练时间分为4段(早操6点到8点;上午9点到11点;中午1点到2:30是文化课补习;下午3点到5点;晚上7点到9点)。如此的坚持,每天每人完成10个完整的武术套路演练。他们的自觉程度让你难以想象,休息时我看着孩子们在嬉笑中拧着衣服上的汗水喘粗气,鼻子、脸上沾满了地毯的绒毛,而那稚嫩的脸上流露的却是自豪和快乐。我被他们的刻苦精神牵动着,如此的高强度训练我们坚持了3年半,为龙韵打下了结实的地基。慢慢的我爱上了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我同样走近了他们的内心世界,彼此之间没有隔阂、无话不说。我真心的爱他们,把他们视如己出,平时他们也喜欢和我撒撒娇。训练他们要从细枝末节做起,第一件事就是要求他们学习普通话,见到我要问好,走时要说再见,学着吃饭时安静地坐下来不讲话,更不可以吧唧嘴,别人讲话时要很礼貌的看着人家、不许抢话等等。这些妈妈的职责我重新担起,每天不厌其烦的和他们说教,一句话会反复的讲上十次、二十次,直到他们理解为止,有时候我自己都会烦。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我们一起生活了8年,彼此习惯了一切,我熟悉了他们每个人身上的味道和脾气秉性,他们同样也接受了我每天唠唠叨叨的碎嘴子。我在他们单纯善良的氛围里快乐的变老了,他们也在我的呵护下一个个玉树临风,顶天立地。哈哈哈···如今他们是我最大的遮阳伞,更是我的骄傲。

教我懂得换位思考

在这里我特别要感谢的是苏永飞,他是我见过的最棒的武术教练,他的加入对龙韵的起步帮助很大,对小武而言更是如虎添翼。只可惜由于当时他的家庭困扰以及我们经济收入的困窘,他只在团队里呆了半年就离开了,这是我们的一大损失,在我们团队里他教的学生功底都非常的扎实。

当时龙韵还有一个不到8岁的小男孩,我们大家都叫他小罗汉,小家伙功夫了得,每天站在一块不到一平尺的木箱上练习朝天蹬(一条腿独立,一条腿搬到脑袋之上),练功时孩子的脸上汗水夹着泪水,一站就是半小时。8岁的孩子,在那些不知深浅的师兄们的调教下进步神速,竟然可以达到一般人苦练4-5年的功夫。这孩子白天上学、晚上练功,日复一日,没有自己的空间,每天在痛苦的练功中度过,如不完成任务就会被师兄们惩罚,到最后他的内心产生了逆反心理。开始偷偷的报复师兄们,在大家还没有起床的时候会把鼻涕摔在他们的鞋里,晚上睡觉会揭开别人的被子往里撒尿,到了学校欺负班里的同学,我经常被找到学校问话。当时我一直以为这个孩子的品行有问题,所以无论家长如何解释,我都没有再给孩子机会,现在想起来真的很自责,当时为什么不从孩子的角度想一下呢?14个大哥哥谁都可以教训他,痛苦的排练又没有童年的玩伴,有谁会欣然接受呢?我想如果再一次让我见到小罗汉 我一定要和他说声对不起;如果可以重来,我会关心他、给他更多的爱。对不起!请原谅我的疏忽。是我把他推出了这个团队,孩子真的对不起!

知恩图报 戒骄戒躁

知恩图报、戒骄戒躁是龙韵的宗旨。他们是一群知恩图报的孩子,对别人的帮助会永远牢记在心。记得我们的第一场演出是2006年12月,参加珠海可口可乐的庆典活动时,成龙大哥送给孩子们一些衣服帽子。当孩子们知道自己被一个国际巨星认可时的那份心情可想而知。那一次演出下场后,孩子们告诉我他们紧张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上去和下来的。哈哈哈···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谁没有第一次呢,更何况那是代表成龙大哥来参加演出的,孩子们当然紧张了。这是龙韵的处女作,深深的印在了我和孩子们的心理。

到了2007年,团队在大家的努力下迅速发展,队伍开始壮大。团里又增添了3名队员--苏晓朋、赵一、苏兢晶,他们三个比原有的队员晚来了半年,但很快就融入到了团队里。那时候,生活虽然艰苦但还是乐在其中,也参加了很多的电视活动。当年7月份,龙韵参加了在上海举办的世界500强峰会庆典,那次演出孩子们发生了一个小失误--罗汉阵没有站稳,差点垮掉。下来后,我看到每个孩子的眼里都含着泪水。为了记住这次的失误,他们在黄浦江边叠起了罗汉阵,让自己永远记住失败的教训。同年8月,老舍茶馆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孩子们在那里开始了真正的舞台生涯,在与观众近距离的交流中孩子们体会到了掌声带给他们的鼓励、自信和荣誉。记得有个孩子曾告诉我,站在老舍茶馆的舞台上是他最快乐的时光,老舍茶馆给了他信心和荣誉,让他感受到了被仰慕的自豪和青春努力的认可。至今我都会感谢老舍茶馆的工作人员给孩子们的支持关爱和机会。谢谢那些曾经给过我的孩子们鼓励的人们!几年中我的孩子们在飞速的成长着,他们变得成熟又自信。

终生难忘的一天

孩子们曾经为我办过一个终身难忘的生日。记得那天外面下着小雨,我开车来到团里,一拐弯就看到孩子们交头接耳的跑掉了。我不知所然,当我拐进院儿里去的时候,我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孩子们全体站在雨中手里捧着和我在一起的各种照片,在音乐的伴奏下唱着《烛光里的妈妈》,我的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孩子自编自演着节目,在中间环节他们忽然脱掉了上衣,在每个人的后背写着“妈妈,我们永远是你的儿子,爱你!”当时我快疯掉了,在场的所有朋友都为这一幕所感动。记得我的一个好朋友曾对我说:老胡,人一生何求?为你能拥有这群孩子而欣慰!

他们是任何金钱都不能取代的!真的,从那时起我知道我已离不开这些孩子们了。

金钱和信念的较量

成长的过程一定会经历很多风雨的考验。记得有一年春节刚过,我刚和孩子们建立了感情。由于外面的诱惑,部分孩子决定出去独闯江湖。我知道他们有自己的理由(那时候我真的很穷,孩子们每月只能领到400元钱的生活补贴),无论我怎样的挽留都无济于事。那时的我非常脆弱,当他们离开的背影在我眼前慢慢消失的时候,我已泣不成声。我有各种的不舍和担心,一连哭了好几天,别人不能在我面前提起那些孩子们的名字。在我的脑海永远残留着这样的一幕--一个孩子在窗前数铜币。这一幕深深的刺痛了我,钱对人有多重要?!因为我不能给他们创造出更好的经济收入,才会导致他们要出去闯江湖。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又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我气自己的无能为力,当时我真的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坚持下去,我的坚持会不会是误人子弟?就在我矛盾和纠结的时候,我看到留下来的孩子们那坚定的眼神,他们每天什么都不说只是拼命的练功,憋足一股气证明给别人看,再苦他们都要坚持。他们用行动激励着我,坚信他们可以把一切都担起来。那几天他们好像一下就长大了几岁,懂事了很多。

为此我也更增强了要把“牢底坐穿”的信念。在孩子们的努力下,龙韵逐渐有了知名度。大约过了半年的时间,那些离开的孩子又陆续的回到了团队,回来后我也没有去追问什么,只是欣然接受。而他们回来后也是默默的追赶掉队落下的距离。我的心情像是找到了迷路的孩子那样的开心,既然回家了,就表明他们对我有了信任,为此我必须要维护这个家的完整。不知不觉中,龙韵已在他们的脑海里生了根,彼此间的心也连在了一起,而我也当之无愧的立在了他们的心里。作为一家之长,无论多难我都必须要撑下去,我更理解家对一个人来说有多重要。

2008年的经历

2008年汶川地震,孩子们跟随成龙大哥前往汶川前线慰问解放军。孩子们流着眼泪在水泥地上拼命地表演,他们为的是感谢那些冲在最前线的解放军战士们,回来后我发现孩子们的身上全是伤,但他们没有一个人叫苦。8月份,北京奥运会开幕,举国同庆,在奥运期间龙韵有幸有参加了慰问奥运健儿的演出,每天出入于奥运村与那些奥运健儿们近距的接触,大家非常开心。虽然每次很少的一点点补贴,但大家都以此为荣。这一年,张现山在做高难动作时,落地怕伤到身边的队友,自己在空中换位受伤,医院检查确诊是脚筋断裂,需要休息半年。他本来是团里弹跳最好、爆发力最强的人,结果为了不伤到队友自己却受伤了,真是晴天霹雳。可他却坦然相对,反过来安慰我。现山是家中独子,为了尽孝道,2011年他离开了团队,那年他才22岁。说实话对他的离开我有很多的不舍,但我理解忠孝不能两全。

在那几年里,我常听到孩子们的口头禅,“这点伤算什么 ,选择了就要面对,有了伤痕才能证明我们在努力”。这是一群勇往直前的年轻人。

我们超越了血脉亲情

2009年初,龙韵举行了拜师仪式,场面震撼!小武拜何均为师,赵一拜小武为师,最后是孩子们一起结拜。在关二爷和亲朋好友的见证下,孩子们结拜,我当之无愧是他们的家长。当时的场面震撼人心,我想也就只有在电影里才感受的到吧。他们集体跪在我面前,发誓会一生孝敬我的时候,我又一次泣不成声。

佛祖保佑,让我拥有了这11个儿子,我想老天都会嫉妒我的。从那天起,这些孩子们就像他们誓言所说的那样,相互支持和帮助,无论谁有了困难都一起解决,从来不允许任何一个人掉队,一个橘子都会大家分着吃。良好的生活规律,相互之间的谦让和兄弟们之间的友爱在龙韵早已养成了习惯。在那段时间里为更好地提高孩子们的修养和素质,我带领他们学习音乐,节奏,声乐,练习台词,进行全方位培训。哈哈哈···真可谓呕心沥血了。

突破--武与舞的结合

2012年,我感觉团队走到了瓶颈,为了解除危机,更好的提高孩子们表演素质,我求助于凤凰卫视的刘璐导演,请她帮我解除困绕。在她的帮助下,当年6月14日龙韵开始了第一次转型预热,从上芭蕾课、形体入手。我可怜的儿子们,再一次挑战自己的极限。那段时间,他们每天要练习芭蕾6-7小时,把自己完全归零,彻底的丢到武术的痕迹,从头开始。他们每天纠结在武术和芭蕾的肢体和记忆中。与自己的身体较劲。看着他们为难的样子我无能为力。

那段时间里最难办的就是他们的脚丫子,脚趾头永远是冲在最前方,死死地抓在地上,为的是落地生根。孩子们不知所措,放弃十几年的习惯让他们练芭蕾怎么能让人相信,一个脚底下较劲,一个脑袋顶拔高,整个反其道而行之。冬天的寒冷,我们练功房的暖气不热,孩子练功时还必须要光脚,小腿经常抽筋。他们开始逆反、退缩,我知道我不可以给他们停下来的理由,开始软硬兼施。在痛苦中孩子们坚持了8个月后终于找到了芭蕾的感觉,为了更上一层楼,他们又开始学习现代舞,这三个完全不同表演方式,哈哈哈···真是苦了我的这些儿子们(武术力量用在脚上,芭蕾力量在手尖上和头顶上,现代舞是越散越好)。

记得有段时间孩子们告诉我,他们什么都不会了,就连看家的本事--功夫都不知道怎么打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刘璐的严格教导下孩子们真的有了质的飞跃,我们历经了一年时间,终于在2013年6月完成了作品--武·蹈《门》,10 月11日在北大百年讲堂正式上演。这是一个名符其实的武与舞的结合,当时我激动得满面泪水,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感谢刘璐在这一年里为孩子们所付出的一切,她和我的11个儿子创造了奇迹。这台剧目震撼了整个舞蹈界。孩子们用汗水和毅力完成了别人想说而不敢做的事情,我的儿子最牛!我以他们为荣!

龙韵的精神

在龙韵有一种精神,那就是集体的荣誉大于一切!《门》第一次联排,在推道具镜子的时候赵中文把脚趾盖掀掉了,十指连心可想而知那份痛,但是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用纱布子把脚趾头缠起来用麻木代替知觉,继续完成整个节目的录制。汗珠不断的从他头上掉下来,他每做一个动作都会揪动我的心。

孩子们在跳《门》的镜子舞时,需要11面1.2米*2米的镜子同时上场,由于道具都是真真儿的玻璃镜子,又大又沉。从红幕落下到升起,换场的时间非常短促.道具的走位必须由演员自己完成。在北大演出期间,推拉镜子的时候发生了意外,龙龙推拉的一面镜子直直的倒在了舞台上。庆幸的是那么大的一面镜子没有摔碎,我觉得这应该是老天爷对他们的眷顾和考验吧,事后我才知道,在镜子倒地的瞬间,龙龙身旁的其他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倒下的镜子接住了.那么重的道具,在那么暗的舞台上,竟然有那么多兄弟,第一时间冲到龙龙的身旁来帮他,那是一种没有经过大脑思考的行为,一种常年累月互助的意识,也就那么几秒的时间,这场惊人的画面把在场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惊呆了,他们异口同声的说只有龙韵的孩子们才能做到。当大幕拉起时,11面镜子稳稳地立在舞台上。

在清华大学的那场演出更是叫我心痛。当时,面面和赵一高烧39度,他们在演出前半小时拔下吊瓶赶到演出现场,一开场小武的手指就被门挤破了,为了不影响演出,他把手勒得紧紧不让它有知觉。没人退缩,我看着孩子们脸色煞白束手无策。孩子们每下场一次都会吐得死去活来。当时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什么叫心如刀绞,只有刺痛你的心时你才知道。我很想让孩子们停下来,但他们的眼神告诉我,老妈请相信我们,你的儿子是绝不会退缩的。

成功背后的取舍

我是一个非常执着的人,做事情一定会坚持到底,因为孩子们的认真,我决定背水一战。这一年我放弃了老舍茶馆的演出,推掉了小武在罗马尼亚的广告续约拍摄和两部电影的片约,同时推掉了所有的商业活动,为的就是集中精力,全力以赴创作舞台剧。为此我出现了经济危机。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坚守着一个原则,再苦都绝不会克扣孩子们的生活标准。那天孩子们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我借钱给大家开支的事情,就跑来找我,特认真的对我说:“老妈你不用担心,先不要给我工资,我们可以利用晚上的时间出去打工,挣钱来贴补生活,我们养活你”。多淳朴的话,真的暖心窝子,事到如今,夫复何求呢?人生做到如此死而无憾了。

不知不觉中龙韵已度过了8个春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送走了苏永飞、陈鹏坤、小罗汉、来治国、张现山、薛小白、朱堂佳。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孩子们在情感上已无法分开,见证我们一起成长的是成龙大哥送给孩子们那块地毯,它和我一样在时间的磨砺下已失去了当年的光彩,但换来了年轻人的荣耀。孩子们经常开玩笑说,为了把它留在记忆里,我们把地毯毛全部吞到了的肚子里,绝不落入他人之手。一句玩笑代表了他们这些年的拼搏和奋斗。

龙韵是我们的家,这些孩子由不懂世事、貌不惊人的懵懂少年,变成了如今自信十足、满怀抱负的有志青年。他们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是走在街上有着极高回头率的大帅哥,而我也从以前那个雷厉风行、自信十足的女人,变成了每天废话一堆的碎嘴老太婆了。但对付他们我还是有法宝的,因为他们懂得百事孝为先,现在我说不过他们就耍赖,不然就拿他们从前的糗事要挟他们,绝对管用!哈哈哈···搞的孩子们无语,我却开心的不得了,和他们胡搅蛮缠一下是我最得意的事情。

龙韵喜欢创新,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拥有两个在国家版权局注册、完全属于自己的版权作品和一台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舞台剧《11个武者》另外还拥有自己拍摄的微电影。孩子们喜欢创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他们在不断的尝试前进,到目前为止孩子们的成长是我最大的安慰。